文化历史
首页 > 文化历史 > 浏览文章

安徽教育史上的传奇-- 灵璧县小张中学18年激情岁月

(编辑:lingbi 日期:2021年01月13日 浏览: 加入收藏 )

 小张中学是小张生产大队办的学校,是教育革命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重大实践成果。1978年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这一年的秋季小张大队创办的小张中学硕果累累,从小张中学中考复习班考上的中专生近30人,创全县单一学校中专录取第一名的好成绩,一时间名声大噪,佳话广传,几十名农村孩子从此改变了人生的命运。 ———题引


                         

世界上不会有无源之水,任何苦难和辉煌都不会孤立地偶然地无渐进地出现,小张中学能成为一朵历史的奇葩,同样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和自身的契机因缘。

历史总是在忠实地记录着时代的脚印。不同的时代可能会有不同的前进轨迹,不同的发展演变方式,或波澜壮阔轰轰烈烈,或和风细雨款款前行。无论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还是歌舞升平万家安康,都会找到时代的注脚,找到存在的客观合理性和历史必然性。

石头永远不能孵化出小鸡。

 

小张大队位于灵璧县下楼镇,下楼是著名的“灵山秀水之地   尊师重教之乡”

小张大队位于今天的下楼镇,曾经是王集公社、王集区。

灵璧县最高的山峰被称为灵璧自然地标的灵山就坐落在下楼镇,灵山之灵恰是灵璧之灵。地灵人杰,不仅仅是称赞灵璧,更是美誉下楼。下楼镇朴实朴素的百姓们有着浓厚的乡土情结和地域归属感,都以自己是下楼人或老王集人为自豪。

 


下楼镇一直有重视教育的民间传统和社会基础,在民国时期有一个县长叫赵觉民,就是下楼镇三楼村人,当时国民党的临时政府就设在下楼镇的小高庄。赵觉民,当过小学教员,担任过县立第一小学校长,创办过职业学校性质的工读学校,抗战后又根据环境的变化,创造性地开办流亡学校,由此可以看出,这位县长的教育情怀和对教育的执着。他强化教育的理念和亲力亲为督促学龄儿童入学扫盲的做法,不仅载入灵璧的史册,更在下楼这个地方生根开花结果。据很多年前一位老中医讲,当年赵觉民不管走到那个村庄,只要看到有哪个孩子属于学龄儿童而不去上学,一定要找到这个孩子的家长,要求把孩子送到学校去。强化教育使得下楼这个地方,成为当时方圆百里教育基础最好老百姓上学意识最强的地方,今天赫赫有名的灵璧中学的前身县立初中,最早就始建于下楼镇东北楼村,下楼镇真正成了灵璧县现代教育的起源地。在解放前就已经建有完全小学-----小圩小学和凌堌小学,小圩小学与小张大队只是一河之隔。

由于教育扫盲基础好,致使出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下楼人中,在建国后成长起来一批官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这些先行者无疑起到了引领和示范作用,使得下楼这个地方形成了浓厚的尊师重教的氛围,下楼镇之所以人才辈出,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教育基础好,家家重视教育,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观念已经成为下楼人的文化基因,代代相传。以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王集公社,成为全县教育资源最集中的地方,一个公社有4所高中,王集、小张、下楼、程庙,这四所中学除了王集中学属于县办中学外,其他3所都是以大队办为主,其中小张中学创办最早,影响最大,也最为成功。1970年以后到改革开放开始,当时的王集公社几乎普及了高中教育,当然这个高中教育是低水平的,是名义上的,但尽管如此,上学和不上学不一样,上了高中和没上高中也不一样。

 

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促成了小张大队成为全省“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时代典型。

1966毛主席发表了著名的五七指示极大地解放了当时的办学思想,教育要从学校的象牙塔里走出来,走向社会、走向基层、走向生产实践中去、走向人民群众中去。

1968年8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公布了毛泽东最新指示:"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有工人群众参加........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军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在这样大的时代背景下,灵璧县革命委员会决定从县直机关及企事业单位抽调干部,组成教育革命工作队奔赴农村,重点解决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的问题,要旗帜鲜明地让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驻小张大队的工作队成员恰好是县革委会教育组的几位年轻干部,邾根常、吴郎、张和贵还有银行系统的写手刘世典等人。其中邾根常是皖南大学物理系1963届毕业生,安徽无为县人,后调到滁州市教育行政部门工作,一生耕耘在教育战线,并成长为县处级领导干部。邾根常老师当年正是风华正茂,工作勤勉负责,擅于观察和思考,思路清晰,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和较强的政治敏锐性,文化积淀厚实、文笔流畅。他敏锐地意识到,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需要典型引领,管什么怎么管还处在摸索阶段,时代缺少样板和规范。他通过一段时间的调研走访讨论总结提炼,撰写了一篇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应该管好那些事的典范级文章,具有一定的样板作用和指导意义,以贫农社员、谢楼公社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志银的名义,发表在《人民日报》1968117日的第三版,此文是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调动了很多资源和人力才惊喜获得,受篇幅所限,谨把标题和内容提纲剪辑如下,作为历史的见证,时代的印迹。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要管好四件大事》

【人民日报 1968.11.07 第3版 作者:李志银】

    (安徽省灵璧县谢楼公社贫农社员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领导小组副组长  李志银)

    我们谢楼公社贫下中农,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忠心,今年春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教育革命,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手中夺回了教育大权。毛主席最近指出:“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毛主席他老人家给俺贫下中农撑了腰,俺贫下中农一定要为毛主席争气,一定要管理好学校。

    贫下中农怎样管理学校?照我们看,要管好四件大事。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首先要管在“权”字上,要世世代代把教育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革命就是夺权。-----(略)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要管在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忠”字上。毛主席是俺贫下中农的救命恩人,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是俺们的命根子。俺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就是要贯彻毛主席的教育革命路线,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符合毛泽东思想的我们就干,违反毛泽东思想的我们就反对。--------(略)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要管在教师的革命化上。毛主席说:“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真是千真万确!教师满脑子“私”字,咋能带出好学生?-----(略)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要管在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上。办学校是干什么的?就是要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我们贫下中农不需要骑在我们头上的官老爷,不希罕修正主义的苗子。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路线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略)

安徽教育史上的传奇-- 灵璧县小张中学18年激情岁月

  图:邾根常先生


邾根常写的文章为服从政治需要大局需要、工作需要和革命事业需要,却要以一位贫农社员的名义发表,自己只能做无名英雄。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完全可以作为自己的学术成果和政治本钱,以利于自己之后被提拔重用和升职晋级。据此,也可以看出那个时代人们大公无私的一面。个人利益在组织利益革命利益时代利益面前,是微不足道的,是羞于争取的。

此文发表后,引起了省地县的高度重视,敏锐的领导者意识到全省教育革命的典型、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先进典型将在皖北大地上、在灵璧县的一个偏远乡村呼之欲出。

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筹备,宿县地区决定在小张大队所在的谢楼公社(在前期王集设区的时候谢楼是小公社,在王集叫公社的时候谢楼叫中心社区或片区,王集二次设区的时候,谢楼又改叫公社,取缔公社名称后叫谢楼乡),召开全地区的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现场会,全地区9个县分管教育工作的革委会副主任、教育小组(教育局)的负责人、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代表,重点学校的负责人和师生代表,行署副专员郑英保和行署教育局教育科长曹心湛等领导参加。灵璧县分管教育工作的革委会副主任吴恒侠具体负责大会的筹备接待工作,在当时交通如此不便的情况下,在一个极为偏远的村庄,召开全地区(行署)大约200人参加的大型会议,在灵璧县的历史上不能不说是一场空前的盛会。

开会的时间大约是在196812月中下旬,天寒地冻,开会时天空飘着雪花。会议头天报到主会一天,住宿就安排在谢楼学校的教室里,附近生产队的社员给送来喂牛用的麦瓤子(麦草)铺在地上,从社员家里筹借被子,与会代表住上了大通铺免费宾馆,麦瓤子的保暖性特别好,厚厚的麦瓤子弹性和舒适度,大大超过了席梦思和弹簧床,这一夜恐怕要成为参会者一生难忘的记忆。第二天下午会议结束后,路远走不掉的像怀远砀山五河等县的代表继续在此居住,次日再返回。

现场会开过之后,围绕如何培育典型,打造典型,名实相符来做文章。盛名之下需要有典型的事例和成果作为支撑,不能徒有虚名。不能让这个难得的时代典型成为一闪而过的流星,要让其成为绕地运行不落的卫星。

人民日报那篇文章的名义作者李志银是小张大队小吴庄人,会后被结合成为安徽省贫下中农协会的常委,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李葆华曾兼任省贫下中农协会的第一任主席,足以看出当时贫下中农协会的政治地位和社会重要性。李志银是退伍军人共产党员,在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党员退伍军人应该是党和群众最信任的人,是坚定的革命者代表,毫无争议地成为“忠”字号的时代红人。宿县地区当时打造了两个全省典型,一个是农业学大寨的典型萧县郭庄,一个是教育革命的典型灵璧小张,这两个典型的代表人物郭庄是大队书记郭宏杰、小张是贫农社员李志银。由于个人文化程度、格局、境界的差异,典型所发挥的社会作用不同,社会需求度和社会实际价值影响力不同,李志银没有能够走得更高更远,而郭宏杰走到了省委书记(当时设第一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中央委员、全国人大常委的高度。如果小张这个教育革命典型的代表人物是当时大队书记吴树俊的话,吴树俊一定会比李志银走到更高的高度。当然从最终结局看,李志银从一个农民变成了县化肥厂的工人,成为中国领导阶级的一员,在那个年代有很强的优越感,生活满足自豪,幸福终老。而郭宏杰则像腾空升起绚烂夺目的烟花,灿烂之后落下了一片灰烬,被开除党籍并锒铛入狱(劳教3年)。福兮祸兮,难做定论,造化弄人,历史老人才是终极判定者。

 

小张大队的革命大批判队脱颖而出,被选拔到省城合肥参加全省的大批判会战,进一步提高了小张大队的知名度

  在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发表之前小张大队的革命大批判队,已经是风生水起小有名气,像革命宣传队巡回演出一样,经常进行巡回批判。文章发表之后,火借风势,风吹火旺。在其后的轰轰烈烈革命大批判运动中,小张大队的大批判队底气更足,锻炼更充分,在全县乃至全地区脱颖而出。

 

小张大队大批判队之所以能如此出名,以至能代表灵璧县参加省市组织的大批判会议,一是小张大队“挖出”了隐蔽在群众身边所谓的阶级敌人,土改时被化成地主成分的张耿昌,有活靶子,批判内容更丰富,形式更生动。二是有下派工作队几位笔杆子帮助写大批判稿件,批判稿件的质量更高。三是大批判队成员结构全面有特点并有一定文化程度。其中年龄最小的批判队成员张召群只有十二三岁,和活靶子张耿昌是本家,要喊张耿昌是太爷爷。这支批判队由于平时能够认真排练演练,大批判稿件政治上有高度、理论上有深度、内容详实具体可信,活靶子出现场即生动又有感染力。四是与人民日报发表了那篇经验文章,使小张大队成为全省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暨教育革命的先进典型有关。

1969年元旦期间,小张大队大批判队和萧县郭庄大队大批判队一起来到省城合肥,参加全省的革命大批判会战(不知道是否叫会战,应该是这样的意思),从灵璧带去两个活靶子,一个是小张大队的地主分子张耿昌,一个是灵璧县委副书记主持过政府工作的宋家芳,与宿县地委书记孟一奇和原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李葆华、省长刘秀山同台批斗,大批判会战期间正值元旦,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德生专程到小张大队大批判队的驻地,看望慰问批判队成员,这对大批判队员一批农民来说,真是人生一大幸事,既是荣誉也是鼓励和鼓舞。

小张大队因大批判再度出名。小张大队的大批判队员进一步接受了洗礼和锤炼,不仅经历了风雨,更是见了大世面,受到了一批大领导的接见,并荣幸地和李德生握手。不仅能批判本大队的阶级敌人,还能面对面地批判原任的省委书记地委书记县委书记这些“走资派当权派”,极大地提升了大批判队员的革命热情和战斗底气。

 

在小张大队第五生产队的牛屋里,率先开办一个高中班

   小张大队由小张、大吴、小吴3个自然庄共8个生产队组成,人口不足1000。小张庄1234四个生产队,大吴庄是567三个生产队,小吴是第8生产队。大体上三个自然庄西南东北一线排开,稍有一点钝角,庄庄相连。大吴庄居中,南片第五生产队位于小张大队最居中的位置。只有13年级的小张小学就办在第五生产队东南角的古庙里。小学东边就是第五生产队的牛屋仓库和晒场。小张大队在此前曾和东南部的几个相邻村庄组成了王楼大队,在王楼大队的中心村刘庵庄已经办了完小和初中部,北部的谢楼小公社所在地,也开办了初中部。在小张大队从王楼大队分出单独成立大队时,小张大队的学校只有小学1--3年级。

小张大队大批判队从省里载誉而归,也算是放了一颗卫星。受惯性作用,正处在激情饱满干劲冲天的阶段。既然小张大队已经成为全省教育革命的典型,就要想办法巩固典型。“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要管好四件大事”已经作为经验推广,那么就必须要有学校可管,一个13年级的半拉子小学显然承载不了作为全省典型的分量。当时大队的几个领导干部都很年轻,敢想敢干,开始动议创办一个初中,首要问题是师资力量怎么解决老师从哪里来?

在停课闹革命阶段,国家提倡鼓励教师回原籍工作,就近参加当地的文化革命和教育革命,教学闲暇时也可以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对于单职工教师来说,受益很大,家庭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小张大队大吴庄有原来在尤集农中代过化学课的武化远老师,王楼大队有曾在外地中学代过政治课的庄振宗老师和代过数学课的李钦常老师,庄振宗老师曾在原学校浍沟中学兼职负责过一块行政领导工作,吴士华等人去找庄振宗老师商量办中学的事,真可谓是一拍即合,庄老师不但积极性高,并且主动提出自己除了代政治课外还可以再代语文课,现在数学化学老师有了还需要一个代物理课的老师。

谁能教物理呢?这时,想到了小张大队第三生产队有一个负责开柴油机,抽水、机面、榨油的赵祥永,是灵璧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第三生产队在几个能人的带领下,干成了当时十里八乡比较先进的生产队,率先拥有了简单的农业机械和队办企业。吴士华和庄振宗老师一起到第三生产队找到了正在维护柴油机的赵祥永,赵不知是干啥的,感到很愕然,听说大队准备办中学让他去教物理课,自己确实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庄老师动员他可以先教学生柴油机,柴油机的原理使用和维修,这是最实用的物理知识了。既可以在课堂上教,也可以让学生来到生产队柴油机跟前学。到学校代课可以算生产队出勤,正常记工分。实际上当时新出的课本,物理不叫物理叫《工业基础知识》,化学不叫化学叫《农业基础知识》,恰恰体现了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这样数理化语文政治5门课的代课老师就算都落实了。赵祥永老师估计能算得上是全县最早的中学民办教师了,在此之前有过小学民办教师,赵老师的爱人张玉英老师,应该是最早的小学民办教师,是笔者的启蒙老师,一开始都是只拿公分不拿工资,漫漫小学老师有每月3元的补助,中学老师有5元的补助。

筹备组的几位年轻人本来只是计划办初中,代课老师落实好以后却又异想天开地把目标定得更高,要一步到位办高中,那个时候又没有严格的审批制度,社会上又鼓励出现新生事物来充实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说干就干雷厉风行,安排第五生产队把牛屋让出来,其中三间联通在一起的作为教室,高矮长短不齐凑了一些桌凳,在生产队的晒场上叫本大队的木工做了一副篮球架,就这样开班上课了。这就是4位老师在生产队的牛屋里办起了高中学校的故事。

小张中学最先开办的只有一个高一班,当时高中学制是2年,学年以寒假为起止,高一班开学的时间应该是1969年春节之后的2---3月份,首批招收的学生都是小张大队附近几个大队的学生,不住校一日三餐回家吃饭,老师也是一样。停课闹革命以来没有上高中的初中毕业生、停课生,都可以来报名上学,不需要考试,第一届也就是这一个班有学生42名,到1971年初毕业,是小张中学的首届高中毕业生,全班40多名同学,后来通过各种渠道几乎全部成为国家干部或国企职工,或在改革开放以后成为先富起来的小老板,总之老老实实在家种2亩地的应该说一个也没有,成为知识改变命运最好的例证。其中知名度比较高的有曾担任宿州市人事局公务员科科长的吴月侠,曾担任县工商局纪检组长的刘颂銮等人。其他大部分都是先当民办教师后转为公办教师。

 

上下齐动,合力打造教育革命示范学校。小张中学没有围墙,

学生不交学费, 生源没有行政区域的限制。

高中班开课以后,小张大队办高中变成了一个真实的事件,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如何完善充实提高的问题了。

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这就需要有一批政治觉悟高、立场坚定,勇于干事创业、善作善成,有工作热情和工作韧劲的人来具体负责建校工作。庄振宗老师很自然地成为第一任业务校长,吴士华作为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领导小组组长,简称贫管组长,兼学校革命委员会主任,实际上就是今天的一把手总负责,他们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应该说在小张大队的历史上,没有哪一件事像办高中这件事如此达成共识,得到了全体社员的一致拥护和支持。8个生产队和全体社员,真可谓是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有人出人有力出力。第五生产队主动把队部全部让出来,自己另选地方,把学校东侧的几十亩耕地划给学校作为校办农场,其他和第五生产队土地接壤的生产队又划给第五生产队一部分土地作为补偿,全大队齐心协力就地取材,社员自己动手,以第五生产队的牛屋场屋仓库为基础,又建起了一些急需的校舍,先建的是土墙草顶,后建的是土墙瓦顶。前后两排房屋,前排房屋的前边原是生产队的晒场,被改造成足球场和篮球场,前排与后排房屋之间是新栽的柳树林,东边是南北向长方形的水塘,水塘东边就是校办农场,后排教室的北边就是第五生产队的一个大汪(鱼塘),鱼塘北边是第五生产队新建的队部。学校的西边也有一个年代比较久远的汪塘叫庙后汪,庙后汪的南侧是一片菜地,菜地的南面是小学。总体上看小张中学算得上是三面环水,紧紧携带着小张小学,区域相对独立完整方正,与第五生产队之间有土路和汪塘隔开。是一个很惬意、很优美、很温和、很安宁的地方,风摆杨柳、桃李花开、满目田园、辽阔无边,是一个读书学习开阔胸襟的好地方。

小张中学虽然是小张大队兴建创办的学校,但仅凭小张大队的一己之力肯定是远远不够的,时代的风口固然重要,但人脉的集合和上级的支持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当时县革委会政工组干部小组的组长吴树冉就是小张大队小吴自然庄人,此人不但有很强的家乡观念,而且有很强的工作能力和担当精神,他是支持小张大队办高中的。联系小张大队的教育革命工作队恰好是县教育局的领导,小张大队实际上成了教育局的包保联系点。在小张中学建校的过程中,后来在全县领导干部中影响力很大威望很高的张云昌,全家下放原籍小张自然庄,本人被上级指定为小张大队工作组组长,实际上成为小张大队的真正负责人,他的能力格局胆识气魄非同一般,后来成为优秀的区委书记。由他来负责一个生产大队的工作,显然是居高临下出手不凡,此人有重视教育的观念,自己也是重视教育的受益者,解放前毕业于小圩小学,对小张大队办高中给予了大力支持。以上这些因素,促成了小张中学的迅速建成,并保持了持续发展的良好状态,按照全省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先进典型的标准进行努力打造,使得小张中学成为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飘扬在灵璧偏远乡村的一面教育革命旗帜。

大概是在1971年,灵璧县革命委员会为奖励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做出成绩的先进典型,特购买了4部手扶拖拉机作为奖品,那可是灵璧农村开天辟地以来最新式的农业机械了,是个稀罕物,既可以耕地打场又可以拉货运输,被农民朋友称为“铁牛”。具体分配方案是:下放知青的先进代表姚勤一部,姚勤的先进事迹当时被编入中学语文教材。九顶公社崔楼大队一部,大队书记由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吴恒侠兼任。黄湾公社沙坝大队郑良六任生产队长的生产队一部。全省教育革命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先进典型小张中学一部,既作为物理教学的活教材,又是校办农场的生产工具,由此也可以看出小张中学当时在全县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教育局在教学仪器、课桌、板凳、体育器材、教学经费等等方便也尽力向小张中学倾斜,王集公社也把辖区内的优秀教师,尽量向小张中学集中。像老家在西部山区的徐士朴老师、张海英老师、徐劲之老师以及陈灵昌老师,都被调入小张中学,成为首批住校老师。笔者和徐士朴老师的情缘最为深厚,从初一到高二徐老师跟班走代了我5年的数学,同时也代了5年的班主任,这种从初一到高二主课跟班走的情况,在现代教学史上都是罕见的特例。说徐老师是笔者的恩师毫不为过,徐老师是灵璧中学高中毕业生,先干民师,后被推荐去上五七大学,入学时定的是“社来社去”,但1973年毕业的时候,政策出现了变化,被统一吸收为国家工作人员直接分配到小张中学,正好这一年笔者从小学升初中,与徐士朴老师接下了深厚的师生缘分。他不但数学教得好,工作也异常认真负责,他是住校老师又没有家务,课余时间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我们这个班级上,自习课也基本上变成了他的数学课。笔者的数学成绩一直很好,与热爱喜欢这位数学老师不无关系。一时间,王集公社的老师以能成为小张中学的老师为荣耀,学生也以能成为小张中学的学生为自豪。

小张中学连同小张小学,很快办成了10年一贯制学校。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年。小学都是本大队学生,初中以谢楼小公社为主,原谢楼的初中部在小张中学的竞争下,已逐渐凋零,学生开始陆续向小张中学转移,1973年初一新生谢楼中学停招全部转入小张中学。原王楼大队办在刘庵的初中部已于1970年全部并入小张中学,好像是中谢村自办的初中班连学生带老师也全部转入小张中学,到1973年整个谢楼小公社的初中部已全部整合到小张中学。高中学生的来源就更广泛了,说是两省三县也毫不夸张。王集大公社早期仅有王集中学、小张中学有高中部,王集中学属于县办中学,小张中学虽然是由生产大队创办,后来实际上属于王集公社管理的学校,像校长的任命、师资力量的调配,权力都在公社。小张中学相比王集中学更接近江苏,江苏省睢宁、铜山两县都有学生托亲奔友来小张中学上学,本县九顶公社西部村庄也有不少学生就近选择了小张中学。

中学扩班教师不足是突出矛盾,解决办法只能是面对现实多措并举:一是请求上级增调老师。二是把优秀的小学老师直接升格为中学老师,像陈祥华老师。三是增加中学民办教师,从本校首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优秀学生办理民师手续,像张桂星老师、张桂夫老师。四是思路创新,选择合适的在校高中生带初中的课,张殿云老师就是一边在高中上课,一边在初中代音乐课,他本人也成为这种模式的直接受益者,在1977年底通过音乐加试考上了宿州师范。

安徽教育史上的传奇-- 灵璧县小张中学18年激情岁月

前排左起:吴士华 吴恒侠 庄振宗夫妇          

   后排左起:张殿云 赵祥永  程子珉


小张中学是开放式的学校,没有围墙。学生入学没有门槛,没有户籍限制。学校为住校的学生免费提供宿舍,学生食堂提供最基本的热汤稀饭之类的辅餐,不加利润。干粮咸菜之类学生从家里自带,差不多每个住校的学生都有一个馍篮子,形形色色摆在寝室里成为一道风景。小张中学是最能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和教育革命成果的学校,不但不收学费,甚至不收书本费。这主要是学校有校办农场,后来又开办了农药厂,学校还组织学生到附近的园艺场搞一点勤工俭学,每一个班或多或少的都有一点班费积累。

 

1978----1979,小张中学连续2年成为全县中专录取的状元学校

    文革结束后,国家的拨乱反正和治理整顿依然先从教育开始,1977底恢复大中专考试录取制度。安徽因为学年起止和全国多数省份不同拍,要统一由寒假改为暑假,所有年级都要再延长半年,所以1977年底,小张中学也没有应届毕业生,当时规定在校生不予报名参加大中专考试,因此1977级安徽录取的大中专学生几乎全是中学历届毕业生。

小张中学在1977学年度结束的寒假上级作出决定,撤销高中部保留初中部。高一、高二两个年级的学生,可以参加县办王集高中的选拔,转入相同的年级,不参加选拔的可以在小张中学复习参加中专考试。政策出来后,高一年级全部留下来参加复习考中专,认为自己考学无望的学生也可以直接回乡务农或自寻出路。高二年级仅有3名学生转入王集中学参加1978年的高考,笔者便是其中之一,还有刘君銮和张华两位同学。其余同学大多留在小张中学复习参加中考。

小张中学1978年之所以中专考试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是有着自己特殊的基础、积淀和机遇。小张中学作为教育革命的成果学校,平时在教学风气和教学质量方面是相对偏好的。高中部砍掉以后,老师并没有迅速调走,高中部的老师全部压到了初中部,使初中部的师资力量明显得到了加强和提升,并率先办起了中专迎考复习班。迎考复习班不仅仅是小张中学的历届生,其他中学有考学意愿的学生及社会青年都可以来此复习,当年考上二十几个中专生,是指在小张中学参加复习考试的总和。比较起来还是小张大队考生录取比率最高,小张大队对小张中学的建设,投入投资贡献最大也受益最大,张万英张万昌姐弟俩同年考取宿县农校,不但成为小张大队小张中学的亮点,也成为当年宿县农校的亮点。对小张中学附近村庄的学生有很强的激励和鼓舞作用。

1979年受1978年惯性的影响,小张中学继续蝉联全县中专录取第一名的好成绩。由于1978年成绩突出,周边的中专考生慕名来小张中学复习,1978年参加中考的接近录取线的考生趁热打铁复习再考,应届生也更加发奋,又一次考出了好成绩。这一年的好成绩是相对的,因为其他一些县办中学成绩特别好家庭条件又好的初三应届毕业生,选择了考高中上大学的目标,不参加中专考试,单就中专录取量小张中学依然是名列前茅。宿州市民政局正县级的副局长吴春芳,就是这一年从小张中学考取的。

1980年以后,小张中学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形成的比较优势开始减弱,每年中专录取人数开始减少,但一直到1986年小张中学整体迁入谢楼中心校,每年都还能考上几个,最少的是2个,从没有出现白皮现象。像比较熟悉的现任拂晓报社长兼总编的武华峰,著名牙医专家吴书祥、省值某机关的张美灵,他们都是小张大队人,都是在1980年以后从小张中学考上的。现任县文联主席梁超是1984年从小张中学考上的灵璧师范,现任宿州市党史办副主任的高磊是小张中学最后一届1986年考上的某中专学校,高磊真正成了小张中学的“关门弟子”。

小张中学从1969年开办第一个高中班到1986年初中部搬迁撤并,前后存续了18年的时间,这18年里应该说有许多可歌可泣的奋斗故事,有许多空前绝后的奇葩事件,更有许多无法泯灭的记忆。但最直观的成果是让几百名学子改变了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成为他们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家族史上,第一个吃国家俸禄的人,第一个官员,第一个不以种地为生的人。这几百人当中有县处级、科局级领导干部和知名村官、私企老板,有军官、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有校长、院长、社长、站长,有教师、医师、农艺师、工程师及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

对于许多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平头百姓来说,并不喜欢那些太高大上的大道理,也很少去奢谈理想和信仰这些华丽的词汇,他们的价值观是朴素的,常常以自身的利害得失来评价事物的是非曲直。能让他们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时代就是好时代,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政策就是好政策。习近平总书记在18大之后提出了著名的两个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小张中学办学的时间段恰好一分为二,前一半时间在改革开放前,后一半时间在改革开放后,前一半时间以高中的成果为主导,后一半时间小张中学成为灵璧县最辉煌的农村初中。小张中学的辉煌价值是通过改革开放后考取了那么多的中专生来体现的,但这与改革开放前小张中学所形成的特殊的教育基础又有一定的关系,对小张中学来说,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都是辉煌的和成果丰硕的,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的奇迹。时代在前进,小张中学的奇迹是不可复制的,社会也不允许再复制,也没有谁再愿意走回头路回到那段峥嵘而无奈的岁月。不过历史永远是一面镜子,小张中学的风雨18年作为历史的启迪价值是巨大的甚至是无价的。

任何事物都无法摆脱规律的支配和影响,完美是相对的,遗憾是绝对的。如此充满历史传奇的小张中学,经历了18年的艰苦卓绝、18年的风雨沧桑、18年的青春韶华、18年的梦想希望,而今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小张中学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全部灰飞烟灭,我们用什么去凭吊小张中学这段辉煌的历史,我们拿什么去寄托与之关联的一代人抑或几代人的情思?

        尾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时代造就了小张中学,小张中学更是以骄人的成绩回馈了孕育她的时代。虽然历史一刻也不会停顿,总是车轮滚滚呼啸向前,不可能把所有的历史包裹都装进时代的列车,历史同样需要轻仓减负。但小张中学不一样,小张中学应该在历史上至少在灵璧的教育史上有一席之地,因为小张中学的历史是奋斗的历史革命的历史,是紧跟时代步伐坚定不移跟党走的历史,是自力更生创造奇迹的历史,同时也是奉献社会造福于民的历史,是锻造人才结出硕果的历史,是坚韧抗争挑战命运并获得成功的历史。笔者每每想到小张中学的那段历史都会心潮澎湃、心生敬畏,继而检点自己,我的所做所为对得起那一段历史吗、对得起那一段虽艰难困苦而又全然不觉的岁月吗?

笔者努力把小张中学的来龙去脉、兴建与终结、辉煌与涅槃,浮光掠影式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虽然小张中学的物像痕迹已深埋在历史的尘沙之中而荡然无存,但笔者有义务用此文字的方式,进行“纸上谈兵”为小张中学树碑立传,以告慰先驱者启迪后来人。

20201118


 

【程子珉: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师范大学1978级学生,理学学士。】


            友情链接

周恒的点评:

        这篇非虚构文学,读后让我震惊!程子珉以作家的良知与责任感,以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乡土关心与情怀,以其独具的慧眼与审美的品质,把已经灰飞烟灭于尘埃的曾经卓越辉煌的小张中学18年的历史真诚地挖掘而再现,让小张生产大队办高中、数百学子跳农门的那种执着而崇高的精神与那种教书育人的博大的胸怀,铸成文字以启迪当下与未来——这应该是灵壁史册不可缺失的闪耀着金子般光芒的一页,更是灵璧教育引以为自豪的重要的收获之一。

        小张中学在灵璧县城北边当年的王集公社(现下楼镇),那片土地曾经是灵璧教育的发源地。1969年,小张村的几名回乡青年在生产队的牛屋里创办了高中班。农村的孩子去那里上学,几乎每人都挎篾篮子里边放着干粮和咸菜,他们早起晚归中午在学校吃干粮就咸菜——学校食堂供应青菜汤喝。这个高中班在时代的风云中发展壮大成为了小张中学,全国恢复了高考制度后的1978年至1979年,小张中学成为全县中专考生达录取分数的状元学校,作为全省偏远乡村中学教育的一面旗帜!不难看出,作家对素材进行了系统的梳理与深刻的思考,然后选择了小张中学在那个时代风云中18年成长为书写的中心事件,挥笔犹如当年扒河民工甩塘泥——泥沙俱下的展现了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的中国社会大背景下的时代风云变幻为宏大的主题,叙事的语言张力也大气!

      我以为任何时代打下了烙印的新生事物,只要对造福人类有益,能给后人传承奋发向上的精神,是值得作家讴歌的。(周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医手法正骨知名专家)


谢金陵的点评:

       文字是什么,不仅是一场记录,一种留痕,一种提醒和证明,更是一种力量,一种使命,一种责任,一个文人的情怀和担当。


读程老师的文章,总能从一个看似平淡的切口,读出惊涛拍岸,读出风景壮阔,读出历史的绵延更迭,读出时代变迁的风云际会,还有岁月相替的浩叹和真挚思考。


这样深沉厚重的作品,是令人心生敬意的。在如沐透雨如饮烈酿的快意和酣畅中,那段艰苦而又充满激情的岁月向我们走来,那些无私奉献默默付出的各位前辈向我们走来,那些背起干粮充满求知欲的乡间学子向我们走来……而程老师正是那个时代的见证者,小张中学的受益者,那块土地的传承者。


所谓师恩难忘,故土情深。浓重的文化寻根情结和对故土的深沉眷恋可以说是人类共同而永恒的主题。如果没有程老师的追溯和记录,早已灰飞烟灭于时代深处的小张中学或许会被历史和世人永久的忘却。


小张中学诞生于特殊的历史时期,有特殊的时代背景,更肩负特殊的教育使命。从诞生到结束,不过十八年的历程。对于历史和时代,十八年弹指一挥,不值一哂。但对于这方水土和生长于斯的子民来说,它却用朴素的情怀和执着的精神将教育两个大字深深的扎植在这块土地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张村在历史的烘炉中锻铸出属于自己的教育特色,开放办学,精心育人,改写了数代人的命运,谱写出时代的风流,影响深远,受益至今。


程老师尊重历史,溯本求源,为了最大程度的还原史实,查资料,寻老师,拜访当年办学的知情者,多次修改,数易其稿,可谓苦心孤诣,费尽心血。


因为这篇文章,我们从湮没的历史深处再次还原出一个真实的小张中学,一块教育阵地的慷慨长歌,一辈人的艰辛付出……


历史变迁,时光荏苒。小张中学消失了,但教育的遗风仍在;很多老师和办学的当事人或进入耄耋之年,或不在人世,但他们的深远影响仍在;当年的无数学子也已年近花甲,散落各地,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曾在这里走出人生的第一步……


小张中学作为已经消失的实体和即将消失的记忆,程老师有着深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用巨椽之笔把小张中学重新深深的镌刻于时代的画卷中。这是下楼镇小张村的幸事,是灵璧教育史的幸事,是中国教育发展史的幸事。只有怀着热烈忠贞的爱,才不会轻易的忘却和抛弃。


君不见,张氏园亭早已踪影全无,但苏轼的《张氏园亭》依然在纸上鲜活;会稽山阴之兰亭何在?王羲之的《兰亭序》遗响千年。


再过一些年,当后人们翻开程老师的这篇文章,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小张中学和它的时代会在纸上重新辉煌。(谢金陵: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宿州市作协副主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条评论